主办单位:中国纪检监察报社

第2版:评论 上一版3  4下一版
第2版            评论
 
今日关注

2019年9月11日 星期    返回版面目录

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人间俗气一点无
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 作者:桑林峰

●只有不断增强自我净化、自我完善、自我革新、自我提高能力,努力做到信念过硬、政治过硬、责任过硬、能力过硬、作风过硬,才能实现“俗气一点无”,永远保持初心闪光、本色依旧。

不管为文,还是为官,总要脱些俗气。

北宋著名的文学家、书法家黄庭坚,为人为官,都力求不俗。他在《书嵇叔夜诗与侄榎》中写下,“余尝为诸子弟言:士生于世,可以百为,惟不可俗,俗便不可医也”。不俗,是黄庭坚进行艺术创作的基本点,也是他为人处世的立足点。

黄庭坚为文,雅健而奥峭、兀傲而多样。他主张自然,反对刻意雕琢,“文章成就,更无斧凿痕,乃为佳作耳”。他强调作诗要“不使语俗”,评苏东坡诗词“东坡道人在黄州时作,语意高妙,似非吃烟火食人语,非胸中有万卷书,笔下无一点尘俗气,孰能至此”。评苏东坡书法“东坡简札,字形温润,无一点俗气”。评他人画墨竹时云:“笔端真有造化炉,人间俗气一点无。”

何为不俗?黄庭坚曾把诗词文章分为三类:一是像候虫那样的有谓之鸣;二是像涧水那样的不平之鸣;三是像金石丝竹那样寂寞无声,动而中律。在三者之中,他欣赏的是后两者,也就是“不俗”的样子。在为文上,不俗就是不人云亦云,明道传通、有节有趣,卓尔不群、境界高远。如此,文章才能称之经典,传之久远。

为文求“不俗”,为人为官同样如此。黄庭坚对此曾作过解释——“或问不俗之状,余曰:难言也,视其平居,无以异于俗人,临大节而不可夺,此不俗人也。士之处世,或出或处,或刚或柔,未易以一节尽其蕴,然率以是观之。”

的确,追求不俗与坚持朴素并不矛盾。无事时和光同尘,临事则凛然大节。一个不俗之人,平常看起来很普通,也很淡泊,但他的不俗总在关键时刻表现出来,也就是坚持原则、是非分明,崇尚大义、荣辱不惊。

“平居终日,如含瓦石,临事一筹不画,此俗人也。”现实生活中,有少数党员干部不注重加强党性修养,不见其“超凡脱俗”,反见其俗不可耐。有的不愿担当、不敢作为,一事当前总是先考虑“个人风险”;有的搞小圈子,平时勾肩搭背,不干正事,只想当官发财,有的不遵守党内生活准则,在工作上相互吹捧,搞你好我好那一套。诸如此类,与党员干部应有的品格相去甚远。

脱俗,离不开读书。“三日不读书,便觉语言无味,面目可憎。”书犹药也,善读之可以医愚,也可以治俗气。对于党员干部来说,多读有益之书,多补充精神之钙,努力近雅、修德、养气,久而久之,就可以改造思想、纯洁灵魂、升华境界,自然就会朴素而不俗、平凡而不凡。

涤俗念、脱俗气,需要勇于自我革命。党员干部不是生活在真空中,每天有大量“灰尘”扑面而来,也会有“糖衣炮弹”不时袭来。如果不勇于做自我革命的战士,就很容易沾染庸俗之气,成为别有用心者的“俘虏”。只有不断增强自我净化、自我完善、自我革新、自我提高能力,努力做到信念过硬、政治过硬、责任过硬、能力过硬、作风过硬,才能实现“俗气一点无”,永远保持初心闪光、本色依旧。(桑林峰)

关于我们 | 报纸征订 | 投稿方式 | 版权声明
主办单位: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| 通讯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

版权声明: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刊发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纪检监察报社。未经报社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刊发的内容用于商业用途。如进行转载、摘编,必须在报社书面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作品来源“中国纪检监察报”以及相关作者信息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邮件联系jjjcbzbs@126.com。